就是衰小

這件事發生在期中考週, 禮拜三考完英聽跟離散數學, 想說明天要考微積分那就快點回家唸書, 才剛踏出教室沒多久就被同學叫住, 原來是找我去打保齡球.

打完保齡球後就準備各自回家了, 由於那天給一個喜歡騎快車壓車的同學載, 回市區的路上有一段是山坡路, 而且一堆兇巴巴的砂石車, 給他載出事了還得了, 正要開口說算了時快車同學已經丟給我安全帽了.

一路上就是 110 – 120 的速度在飄移, 轉彎不減速狂壓車, 我在後面叫: 幹! 慢一點慢一點, 但一點都沒慢下來可見他以為我在 Rap 都沒聽進去. 一個大轉彎後我們以時速 110 撞上一台小客車 (其實是煞不住撞上去), 我就這樣的飛出去, 站起後馬上檢查全身, 除了左手外其他似乎都是皮肉傷而已.

回到家後唬老媽說從樓梯斜坡摔下來, 老媽注意到我左手腫脹判斷是我手骨折, 馬上帶我到家旁邊位於仁愛路上的國泰醫院檢查這時候是 8 點多, 檢查結果果然左手骨折, 醫師說要開刀插鋼釘, 這時候已經 10 點多了, 老媽決定先回家跟老爸討論. 回到家馬上有如囚犯式的審問怎麼摔但我心中只是想著微積分還沒讀啊.. Orz

這樣的討論也可以搞到 12 點多, 這時候已經很態疲倦, 只好不管他媽的微積分先入睡了, 當然隔天考試都不太會寫.

這個事件我反省到兩件事情:
1. 考試依舊不能臨時報佛腳, 像這次佛腳不願意給我抱還踢了我左手一腳.
2. 以後在沒騎車時候絕對不能給急速男兒載!

2005/11/28 Update:
說一下骨折後的情況, 國泰醫院的醫師說我必須開刀插鋼釘, 到此為止我爸媽都同意! 但醫師還提到必須全身麻醉, 我個人是覺得沒差, 但老爸老媽聽到後卻開始猶豫了, 他們認為: “只是左手開刀, 需要做到全身麻醉嗎?” 因為這點, 他們考慮了兩三天, 我馬上打電話給一個 R2, 一個 Intern 的醫師朋友, 跟三個醫學院的同學. R2 跟 Intern 都說這是小手術不用太擔心, 最後老爸老媽認為全身麻醉的風險太大, 而決定換中醫附設的國術館直接喬手接骨, 也因為如此跟爸媽吵了一架, 因為好難信任國術館, 這就是目前手的治療狀況.

原討論串:點此

One thought on “就是衰小

發表迴響